八荒 /秋乏Oreooo

这份喜爱又该如何去传递?

所以到了晚上果然还是最期待那个——

——

他日复一日地做着不醒的梦,有关于他自己的,也有关于宇智波鼬的。

 

佐助以为自己在做梦,他梦见红色的花,梦见蓝色的天空,有人好像在他额头上轻轻点了点,他开始梦见未曾记事时就刻入脑海里的的绚烂的流光与晚霞。

 

眼前是铺天盖地的黑,沉沉的,将絮状丝状的光全部遮住。唇上的触感越来越明显,紧实而缠人的感觉,是粘腻的,带着湿滑的水汽,他被温热的吐息惊得睁开眼睛。

 

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脸:小麦色的皮肤上有着猫须状的痕迹,下巴处有一道熟睡压出来的红印子,头发金而蓬松,他湛蓝的眼睛紧紧闭着,嘴唇微张着喘气,吐出的舌头带出点儿稚嫩青涩却又莫名色/情的水光...

2017-10-08

电动车究竟该怎么骑才好

宇智波带土买了一辆电动车。

 

——

 

“喂,臭老头,年纪大了就扶着车子好好坐着,摔下车的话我是不会给拿你医药费的。”

 

“闭嘴,带土。自己滚到后面去。”

 

“凭什么!车子可是我买的!”

 

“啧。”

 

“喂!死老头!你要干什么!放开我,不要把我踢下去,斑!斑!我错了还不行么!”

 

“哼。”

 

——

 

“斑?这是谁的电动车啊?”

 

“宇智波带土。”

 

“哦哦,那我们快走吧,去赌场!!!斑你坐后面!”

 

“为什...

2017-09-22

【火影】像亲热天堂那样生活吧


——


我大概会永远这样爱着你。


宇智波佐助常这样想,但他从来不说。他常去吻漩涡鸣人,用一种极其亲昵的方式,去代替某种无法道出的东西。

现在,那张白皙俊美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,很难让人想象到这人正端着一副淡漠的面容在做些什么;他的唇吻上鸣人略显粗糙的脸颊,在与猫须状的纹路厮磨了一番后恋恋不舍向里探去,他想象舌尖交缠的紧密,水声啧啧,柠檬与薄荷的气息会逐渐弥漫在口腔里。

再往前一点就碰到了,但他却倏地停了下来。他看到漩涡鸣人的蓝眼睛里声闪着光,像儿时常去的那条河上恒久的光与水纹,他想去说些什么,可是又看不懂,于是只好沮丧地向上移,最后将那个深吻轻轻柔柔地印在他的额上。

仿佛有新鲜...

2017-09-13

[影日]没有尝试过就别开口啊混蛋


谷地仁花和日向翔阳大概从来都没想过他们俩会真正走在一起。

——

[影日]没有尝试过就别开口啊混蛋

——

闭上眼,深呼吸。将颤抖的注意力轻飘飘地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去。

即使缺乏炫耀的资本,他也依然持有相当的实力。可是有些事情不是说努力去做就能做成的,就像有些距离也不是只靠汗水就可以填补得毫无缝隙。而坚持了太久总会累,大脑疲乏到发出抗议,所以人必须学会去放弃。

日向翔阳应当学会去放弃。

——

想要的东西一个也没有,抛弃不了却又拥有不到。执着甚至疯魔地这样去探寻,所以有的人变成了勇者有的人变成了怪胎,而日常就是在夜晚开个聚会各自攀比,大家来看看谁最不幸。

日向翔阳很不幸。他的天赋正在...

2017-08-15

【火影】亲热天堂是保持年轻的秘诀!

*原著向
*可能bug多
*随手写,短

——

在没有任务的日子里,旗木卡卡西常在空虚的房间中无聊地消磨时间。他掸去窗子上的灰尘,看看坠落下去的夕阳湮灭那橙光的光亮。
这是旗木家的大宅,历经岁月与风霜,失去原有的生机和光亮,逐渐和它的家族一样变得老而破旧不堪,庭院里的杂草已经窜的很高了,疏于打理,却便不同于这稀薄的血脉一般生长得异常茂盛。

这里曾经有花,红色的花,和卡卡西那只写轮眼一样美丽。但是没人照料的花匆匆地便谢了,来不及的话什么都一样,那些本来就是注定了迟早的事。

卡卡西在逐渐长大,他从父亲死的那一晚开始便自信地开始去认识这个世界,去认识什么是忍者,什么是规则。他看过了花,也有过了朋友。...

2017-07-21

【火影】巧克力果然还是一乐拉面味道的好吧?

*AU 现代 日常 撒糖 不甜不是人 插画师鸣和厨师佐

*鸣,佐已经互为男朋♂友关系,全员健在

*寻找最美味巧克力的故事,一发完

*没有看饿你们都是我的错【自我厌恶.jpg

——

晨光熹微,早间的风轻柔而熨帖地抚慰着城市的每一个角落,夜晚盛开的花悄无声息地就谢了。

米饭的香气轻轻淡淡地飘进来,热气蒸腾,带点酸味的厚重,更多的是杂糅的柔和的甜。

宇智波佐助在做青瓜寿司,这是今日的早餐。他总喜欢在一天的伊始做一些传统的小食,即使有些繁琐,即使有些不合时宜,但他竟然也是一个意外传统的人。这和漩涡鸣人完全不一样;漩涡鸣人更加偏爱油腻与丰盛,骨子里有种对新奇事物天然的追求,对拉面有着意外的...

2017-07-16
1 / 9

© 八荒 /秋乏Oreoo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