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荒 /秋乏Oreooo

超级怂噢,有人勾搭会很开心的(没有快滚)
如果有人教MAD会帮她写文吧
迫切需要一个剪刀手基友

【汉尼拔】不稳定关系

声明:我只是一个讲述者。
注意事项:与原著情节无关,少量蒙太奇。借梗注意。

01

稳定不过是定量时间中的一成不变。


如此看来,这种刺目的稳定,真是让人血液沸腾的悖论。


一直以来,汉尼拔.莱克特都试图在他们之间构建出一座稳固的桥梁。从病人与医生,到朋友或敌人,再到类似于情人的奇妙存在。这听起来让人发笑,死敌们间的和平握手!和平鸽衔着橄榄枝光顾了美利坚?但事实确实如此。如同大脑与身体之间坚固的宫殿出现的漏洞。漏洞——请允许他这样称呼他们的关系,一个不稳定的、绝对不被允许的漏洞。

他们曾在最深的夜里对峙。汉尼拔的刀险险划过大动脉。浅浅的刀伤带来新鲜粘稠的铁锈甜味。汉尼拔的瞳孔针刺似地微微收缩,像极了冷血动物在夜中紧瞄猎物的腥黄色瞳孔。

应该说他本就是个冷血的人。传教士般布道。那些蝼蚁们,背负着沉重的灵魂,支撑着瘦弱的躯体,抑或踽踽独行,抑或三三两两。走得丑陋卑微,又眷念不已。他们在这因虚妄而显得愈发美盛的死亡中惊恐挣扎,在这谬论的世界里,像一条爬满螨虫的破毛毯。所以上帝才会怀着慈悲的心情丢弃他们。沉寂。死亡。这就是一场毫无美感的静谧盛宴,一个生命轻而易举地宣告的正式灭亡。


活像上帝。


不,或许就是上帝。


谁也不知道这种扭曲的关系是怎么开始的——心照不宣地紧追对方脚步,彼此了解却又背道而驰——如同普通电视剧中的正义主角与大反派的宿敌命运。得了吧,他们本就不该成为一路人。就算光与暗融合得如此完美,他们也如此的水火不容。


有时他们也在汉尼拔的床上做|爱。彼此身躯交缠吐息炙热,汉尼拔的阴|茎在他身体里肆意冲撞。他们从对方的身体中寻找慰藉,享受快感并且遵从本性。当一切喘息停滞下来的时候,空气中弥漫着汗水与情欲的气味。窗帘把阳光肢解满满塞入枯燥的冬季,光与影的分割线显得如此深刻明了。过去跌宕起伏,记忆却暗渡陈仓。威尔脑补着所有自己都不相信的仇恨,固执地将一切的刻意迎合解释为本能。


已经受够了这场寡淡的生存狂欢,死亡是不是反而是解脱?


有那么一刹那,或许不止一瞬间,威尔真的觉得已经无法承受这样憋屈又逼仄的陈旧时光。生活就像困顿之笼,他是幻觉的笼中困兽。


苟延残喘,垂死挣扎,至死方休。


从一出生开始就被强迫禁锢在名为生命的躯壳中,如此繁盛浩荡的漫漫光阴。可笑的是仅仅只能用幻觉将感情影响串联,支离破碎记录着的都是寥寥几句生死离别。



摆脱不了,挣脱不了,解脱不了。


那么——


如你所愿,粉墨登场。




02

威尔不知道自己为这个时刻的来临憔悴了多少的时间与心力。但在被汉尼拔抱住的一刹,他就已经清楚地明析了自己的结局。



冰凉的银制刀具插入威尔的身体,焦躁的鲜血在体内冲撞着,寻找着一个喷涌的突破点。他能感觉到汉尼拔掌心的灼热,与眼中传递的熟悉而又冷漠的对话。


‘感觉到了吗,这种美丽。这种无可亵渎的美丽。’


是的,我感觉到了。

如此毫无尊敬的艺术啊,你的手笔。




深红色的悸动,在眼前缓缓展开,如同一个狰狞的微笑。



“时光把我们重新带到茶杯粉碎的那一刻。”

“我原谅你了,威尔。”

“你原谅我么?”




‘噗嗤——’

利刃割开血管的声音。

喷洒的鲜血,有几滴飞溅到脸上。



威尔安静地半闭上眼睛,脸上戴着的是连他自己都未曾窥见过的惊恐与笑意。


宽恕?


宽恕不过无意之为。人间的声色犬马,人间的破败荒凉,都及不上彼此伤害的绝望。


爱情,时间,地点,事件都尚不明晰,只是设定正巧,直接引用。不过玩笑人生。无论路过怎样的平淡,苦涩,伤害,血腥,迷恋,固执,残忍,最后都难逃黄土一抔。


那么又为何非要分清黑白界限,要求人们心存善念,怀抱怜悯?



别过了旁观、引诱,执着于独占、享用……到底是冷漠抑或深爱?



是爱吧?



只是这爱,比死更冷。


最初的诱导同化,最终演绎成为一意孤行的伤害与黑暗。热切的迷恋坠入病态的深渊。

或者,爱这个字眼,本就读作温柔,写作血腥。


如同你我之间。


不过,苛求死亡的心是真实的,不掺半点虚假。真真切切的是不求同生,但求同死的。但是没关系了,爱也好,恨也好,生也好,死也好,一人独行。



卑微的灵魂匍匐在地,一如肮脏的躯体。威尔闭上眼睛,虔诚得一如信徒。鲜血连同生命从他身体中缓缓脉动流出,像盛开的花朵。死亡总是比活着来得容易。虽不能决定,但由己注定。


死了,就一了百了。



他低低笑出声,声带粘连发出不成调子的呜咽。身下的鲜血印迹红得刺目。


就连黄泉路上,也不想与他太过牵连。




【END】

评论
热度 ( 27 )

© 八荒 /秋乏Oreoo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