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荒 /秋乏Oreooo

超级怂噢,有人勾搭会很开心的(没有快滚)
如果有人教MAD会帮她写文吧
迫切需要一个剪刀手基友

【EC】The Ring

声明:我只是个旁观者。

注意:无能力AU/普通人设定,原创角色有。剧情三俗。无任何对角色不尊重的意思。


The Ring


*


Erik Lehnsherr并不是一个特别念旧的人,至少从前不是。结婚以后他偶尔会在脆弱的午夜睁眼凝视身旁之人。呜咽的黑沉沉的夜蛰伏着异样的平静与安宁。他会在每个绿珠草盛开的清晨温柔吻上爱人紧闭着的蔚蓝的眼睛。在送出这个吻之后他将房间中厚重的窗帘放下,放慢脚步走去厨房。做好早餐之后,用一个甜蜜度乘二的深吻唤醒已经把自己埋在被子里的懒惰情人。


他不是一个念旧的人。从来不是。


*


尽管这有些失礼甚至于不合时宜,但Anna最后仍旧选择找Raven倾诉这些时日中她所受到的忧虑。


“我觉得他根本不爱我。”身穿着洁白婚纱的Anna娇憨地嘟起了嘴。她将手中的捧花扔到柔软的皮革沙发上,随即气哼哼地继续开口, “你没发觉他对我的敷衍 !Raven!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他是在透过我看另一个人!”


她的伴娘Raven并没有显出忿忿,反而很认真地抬起头来打量了她一遍:“别担心,新娘子。我相信Erik绝对会情愿溺死在你的眼睛里面。”


正如Raven所言,Anna有一双蔚蓝得足以让人犯罪的眼睛。也正是因为这双有魔力的眼睛她才可以俘获Erik的‘芳心’。


“好啦新娘该入场了,我们 的新郎Erik Lehnsherr先生已经焦急地要把我吃掉啦。”

Raven将依旧沉浸在自己回忆中的Anna推出门去。房间外的一群人见状立即开始大声起哄,喧嚷的吵闹声简直要把整个房顶都掀掉。



Erik站在大厅右侧平静注视着房间中缓步走出的新娘,Logan嗅着他身上微弱的黑啤味道皱了皱眉,而后掐灭雪茄粗鲁地往嘴里塞了块馅饼。


“你没请Charles?我突然有些后悔来参加你的婚礼。 ”Logan含糊不清地说着。他凶狠地嚼着口中的馅饼,眼中遮掩不住的是对Erik的微弱敌意。


“没必要。”Erik打断地回复了Logan,他目不斜视地盯视着前方,拇指慢慢地摩挲牢牢套在无名指中的结婚戒指。


“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令人讨厌。”像是注意到什么事情似的,Logan再次绷紧了表情, “婚戒?那位Anna小姐的?”他的声音陡然大了起来,感知深处似乎暗藏着早已按捺许久的怒火,


“Charles送你的金戒指呢?”


“丢了。”Erik移开视线,眸光倏忽掠过窗外下着的淅沥小雨,“Anna看了会不高兴的。”


Logan的表情愈加难看,他几乎抑制不住自己的怒气,愈大的声音吸引了一些宾客好奇的观望。


“混蛋!!你知道Charles为这个戒指费了多少心思?跑遍全城寻找款式,一天一天打工就为了这个你不屑一顾的破戒指!”


Erik的表情略有松动,他的态度稍微软和些许,但措词依旧捎上冷硬,“这件事情的确是我对不住Charles。但如果想要彻底扳倒Shaw,Anna是我唯一的选择。”他顿了一顿,像下了什么决心一样:“如果Charles想要,我会重新买给他的……”


“不需要了。”Logan粗暴地打断他,“你不会再见到Charles了。拿好你的戒指和那个白痴女人滚蛋吧。”


Logan丢下这句话后便颇为不耐冲出了狭窄的室内。Erik收回紧盯着窗外雨滴的视线,右手忍不住摸上脖颈上佩戴着的皮绳项链。黑色皮绳末端缀着的饰物沉沉没入繁复衣领之下,隐隐的衣物勾勒出圆环状物体的轮廓。Erik摩挲着那个坚硬的圆环,冰冷的触感似乎从其传导至心头又再次浸染至面孔。


一旁的笑声依旧欢快无忧。喧闹声中似乎有人再慌忙催促他尽快入场。Erik将项链取下放入袋中,整理好情绪挂上一副温和的表情。他缓缓走向大厅中央,停在那里,身穿着洁白婚纱的新娘挂着幸福的笑容朝他缓缓步来。她看着他,就像看着整个世界。


然而他的世界里从来没有拥有过她的存在。


“ Anna Black 小姐,你愿意在Erik Lehnsherr先生最困窘的,连一场像样的婚礼都置办不了的时候承诺和他在一起,走过一生一世么?”业余神父身份的女方兄弟调侃似的询问着,挤在桌旁的几名朋友发出善意的笑声。


“我、我愿意。”Anna红着脸说道,她满含期待地看向Erik,神父随即也将视线转向身旁这位一言不发的准新郎。


“Erik Lehnsherr先生,你愿意和Anna Black小姐结为伴侣并承诺相伴一生不离不弃么?”


神父说道。Anna紧张地盯着Erik的一举一动,化了浓妆的脸蛋都似乎苍白了起来。



让人难以忍受的沉默。


气氛逐渐凝滞起来。正当所有人以为今天恐怕会变成一个闹剧的时候,Erik出声了。他缓缓地开口,声音里带着连他自己都无法察觉的干涩与无奈。 “我愿意。”他说道,随即继续干巴巴地补充:“在解决Shaw后我会给你一个完美的婚礼,我保证。”



这屋里的每个人在听到这番话后都重新欢呼了起来。口哨声,叫嚷声,祝福声都在这片狭隘的方寸之地间久久回荡。Anna含着喜悦和幸福的泪水扑向Erik的怀抱。那是她的丈夫,她的温暖,她的家。想到这里她情不自禁深深将面颊埋进Erik充满男性荷尔蒙的滚烫胸膛。一枚附着黑色皮绳的金戒指随着她的动作从Erik的袋中滚出落向地面。一个小孩子捡起了那枚戒指把玩片刻,然后远远地,远远地将它扔出了窗外。Erik对此一无所知。他正紧搂住他的新婚妻子。脸上挂着一幅伪装出来的生硬甜蜜。


这里的空气让他窒息。Erik想,他像是受了蛊惑般深深地吻上Anna娇艳的红唇,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够取得他赖以生存的氧气。而另一边,在屋外漫天的雨幕之中,撑着伞的Charles Xaiver正从窗口默默地注视着屋内的一切。

一枚串着皮绳的金戒冲破雨幕砸到他的跟前。他缓缓蹲下身子捡起那个冰冷的物体,手指慢慢摩挲着戒指内侧曾经的爱情誓言。圆润的戒面似乎生出许多棱角,将他最疼最弱的伤口狠狠戳破,然后流血,然后颤抖,然后忽然记起,年轻时,他们相爱,却浑然不知。




有人今夜被翻红浪,有人今夜黯然神伤。



而他依旧持伞默立雨中。



【END】



名字来源感谢@+光中的暗影。[The Ring]这里没有加s你们感受一下(深沉(不


评论 ( 30 )
热度 ( 14 )

© 八荒 /秋乏Oreooo | Powered by LOFTER